“只想知道她們過得好不好”
  18年前,夫妻倆因生活所迫遺棄剛出生20多天的雙胞胎女兒,如今想找到孩子的下落——
  汪先生
  本報訊 中秋佳節本是合家團圓的日子,但汪先生和妻子只能在深深的思念和懺悔中度過。20年前,夫妻倆從安徽來到海南打工,18年前,因生活所迫,將一對剛出生20多天的雙胞胎女兒分別遺棄。如今,他們希望找到雙胞胎女兒的下落,不奢望得到孩子的原諒,“只想知道她們過得好不好。”
  記者 廖自如 文/圖
  生活所迫
  夫妻倆遺棄一對雙胞胎女兒
  汪先生告訴記者,他是一名建築工人,1994年結婚後和妻子一起從安徽老家來海南打工。當年下半年,夫妻倆有了第一個孩子,過年時便帶回老家給孩子的爺爺奶奶照顧,但沒想到孩子不到一歲就因病夭折了。直到1995年底,妻子再次懷孕,一家人才逐漸從悲痛中走出來。
  1996年8月,汪先生的妻子在三亞一家診所生下了雙胞胎女兒。“小女兒出生時沒有反應,經過搶救才活了過來。”汪先生說,因為家裡經濟條件實在太差了,沒辦法同時養活這兩個孩子,周圍的人都建議他把其中一個送給別人撫養。但想起之前夭折的女兒,汪先生又有些後怕,擔心自己即使只撫養一個也會再次失去孩子。一家人再三考慮之下,決定將兩個孩子分別遺棄在經濟條件好一些的人家。
  當年的情景歷歷在目。汪先生說,當時兩個孩子才出生20多天,他給她們分別取名“平平”和“安安”,希望她們能渡過難關,平安長大。“平平放在了文莊路一戶人家門口,因為我們看這戶人家經濟條件還可以,安安則放在了以前的瓊山罐頭廠後面的巷子里。”汪先生說,把孩子放下後,他們夫妻倆就躲在旁邊看,直到有人抱走了孩子,他們才戀戀不捨地離開。
  深深懺悔
  18年後決定尋找女兒的下落
  18年了,夫妻倆一直生活在深深的思念和懺悔中。如今,後來生下的兒子也上高三了。汪先生說,兒子和家附近的一個姐姐感情很好,這讓他想到,兒子其實有同胞姐姐,但不知道如今她們過得好不好。所以,他們想尋找女兒的下落,“只想看看她們過得好不好,看一眼心裡就踏實了。”汪先生說。
  汪先生說,其中這些年來,他經常去當年遺棄女兒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,“我和妻子一直在海南打工,雖然知道女兒就在不遠的地方,但從沒想過認回她們。”汪先生說,畢竟遺棄自己的孩子不是一件光彩的事,他們也不想打擾女兒們的生活。“而且孩子是別人帶大的,她們肯定要孝順養父母。”汪先生說,他們沒有對女兒盡到撫養的義務,虧欠了孩子。
  “現在我想找到女兒的下落,並不是想讓她們認祖歸宗,只是想讓她們雙胞胎姐妹相認,和弟弟相認。”汪先生說,另一方面,如今家裡經濟條件有些好轉,如果找到了女兒,或許還能幫上一些忙。
  最新進展
  安安已經找到,
  平平又在何處?
  汪先生告訴記者,前不久,他打聽到了小女兒安安的下落:她被一個單親媽媽收養,今年考上了大學。汪先生說,他們夫妻倆看到安安過得幸福,內心百感交集,但並沒有暴露身份。
  9月1日,汪先生又來到當年遺棄平平的地方,打聽孩子的下落。附近居民稱,1996年8月確實有人撿到一個棄嬰。根據居民提供的線索,汪先生找到了當年收養平平的女子阿鈴(化名)。但阿鈴稱,她只養了平平三天而已。當年她把平平抱到民政局辦收養手續,但被工作人員的說辭激怒,於是一氣之下將孩子放在民政局的桌子上就離開了。次日,她冷靜下來回到民政局時,卻被工作人員告知孩子已經送去孤兒院了。“我去瓊山孤兒院也沒見到人,就放棄領養了,想著有政府管,我就不管了。”阿鈴說。
  海口市瓊山福利院盧院長告訴記者,他1996年10月在此任職,當年這裡根本沒有條件撫養嬰兒,所以平平不可能被送來這裡。這又是怎麼回事呢?
  對此,瓊山區民政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之前有關棄嬰的事均由陳某負責,但陳某2004年已調往龍華區民政局,由於時間久遠,加上當年很多工作都不規範,這個孩子到底去哪兒了,誰也不清楚。9月5日,記者陪同汪先生到海口龍華區民政局找陳某,但被告知陳某已經下鄉了。
  昨日,汪先生告訴記者,陳某已經給他打來電話,說會儘量幫他查詢平平的下落。汪先生說,他不知道該如何彌補這麼多年犯下的錯,也不知道孩子們能否原諒他……  (原標題:“只想知道她們過得好不好”)
創作者介紹

Vera

or56orsd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