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名慘遭毀容的女子舉著整容前的照片勇敢地面對記者鏡頭
  侯耀華三胞胎外甥女整容 欲奪選秀冠軍(來源:網易網友)
   金羊網-羊城晚報11月13日報道三位漂亮女孩分別赴韓整形,沒想到手術失敗鼻歪臉斜,且發生長達幾個月的術後感染。同病相憐的三人在韓國維權過程中結識。跨國維權異常艱辛,三人只好回國求助。昨日上午,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州一家醫院見到了這三位赴韓整形失敗的女孩,她們各自講述了自己不堪迴首的整容故事……
  故事1
  演員靳小姐
  參加韓國選秀節目
  赴韓免費整容失敗
   靳小姐是一名影視演員,在2014年1月參加了一檔名為《許願清單2》的韓國選秀電視節目,接受赴韓免費整容。術後,她發現外貌離自己的想象有很大偏差:左右兩邊臉不對稱,顴骨一高一低,鼻子歪斜,最重要的是,自己最滿意的下巴被醫生縮了。靳小姐發現自己被騙後十分懊悔,她說:“手術後第二天就把我趕出院了,我一個人在外國又不知怎麼辦。”
   在上海錄第二集節目前,韓國整形醫院承諾會給她作後期修複,條件是她要配合拍攝。“你們都不要相信那些節目啊,做個髮型化個妝還是很漂亮,可其實我的臉已經成這樣了。”靳小姐指著自己的臉說。節目結束後,院方沒有給靳小姐修複。據她透露,就連當初她報名的節目也只是韓國一家小電視臺的山寨出品。“他們當時是說《許願清單》是韓國和上海衛視合辦的,號稱是《Let美人》的中國版,最後我才發現根本就是盜用《Let美人》和上海衛視的名義,上海衛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。”
   靳小姐在異鄉踏上漫漫維權之路。但對此,院方態度十分囂張,“他們說他們國家的法律是保護整容行業的,而且合約里也清楚寫明瞭風險,我告不贏的,再鬧下去就要報警處理。”靳小姐告訴記者,所謂的合約她根本沒看過,簽字都是在她躺在手術台麻醉之後拿來讓她簽的。靳小姐無奈之下只能用橫幅在街頭抗議,沒想到院方居然把她的照片印出來稱其是詐騙犯。
  故事2
  商人陳女士
  輕信整容黑中介
  中國人害中國人
   深圳人陳女士曾經在從事服裝外貿生意時,結識了來自中國青島目前已經加入韓國籍的高珍。高珍是陳女士在韓國進貨、補貨的翻譯。陳女士當時選擇她正是因為都是中國人。“我對她很好,每次去韓國都帶四五百元零食給她。她在一家百貨公司當店員,業績不夠時,我經常給她兩三萬人民幣讓她幫我買人參。”
   合作一年之後,陳女士打算結束生意去留學。不料,得知消息的高珍持續4個月給陳女士打電話,邀請她去韓國整形。陳女士向記者展示了自己整容前的證件照,照片里的她五官端正,十分漂亮。陳女士說,自己做服裝皮膚不太好,高珍便說整容後臉會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。陳女士說當時自己雖然心動,但是仍不放心,高珍瞭解後經常打電話給她說,“你什麼時候來啊,今天做完的一個姐姐變得很漂亮啊。”為了讓陳女士上鉤,高珍還稱自己介紹的這家診所不接待一般人,在這裡做的都是中國國寶級的人物,到韓國的診所後,診所甚至出示了一張國內某明星的照片稱是在自己這裡做的。
   打消疑心的陳女士答應做鼻子手術,醫生竟要取她胸部下麵的一根肋骨。“我不願意,可是中介和醫生都說我必須得做”,陳女士哭訴。原來,醫生為了練習取肋骨而把她當成了實驗品,肋骨那裡疼了三年,線都沒有拆乾凈。
   手術結束後,陳女士照鏡子發現不對勁,便找高珍詢問,沒想到對方稱還沒消腫,讓她不要說話。之後,陳女士也找過高珍討說法,沒想到對方稱自己並沒有拿過陳女士一分錢,並叫囂讓她拿出錄音來。“我哪裡有錄音啊,怎麼會想到這麼信任的人會騙我,兩個月之後,電話就不通了。”陳女士說。
   中介找不到、醫院不管不顧,陳女士只能找韓國警方。誰想到,警方拿出厚厚一沓資料稱都是中國人整容失敗來維權的,跳樓的、自殺的比比皆是,但是真正維權成功的只有幾個,都是臉爛成骷髏的。
  故事3
  宓小姐
  前後花去廿多萬元
  鼻子沒變靚反毀容
  同樣的遭遇也發生在宓小姐身上。宓小姐去年9月因受韓國整形真人秀及韓劇影響,決定赴韓整形。
   到達韓國後醫生根據她的情況指出她鼻部稍有不平整,額頭較高,需做出鼻部綜合整形以及髮際線下移的手術設計,即頭皮掀起向下拉一釐米,手術費用共人民幣15萬元。
   術後,宓小姐的鼻部開始嚴重感染,腫痛讓她徹夜難眠,而且額頭上出現疤痕增生。隨後五個月,因為鼻部感染問題,韓國醫院讓她服用抗生素,但沒有解決問題。年底,宓小姐再次赴韓修複,取出鼻假體。在她第二次修複時,她碰上一個韓國黑醫托,接受“安多泰”提升術和激光融脂瘦面頰部,共花費人民幣7.5萬元,術後出現右側臉部至太陽穴長期的疼痛、嘴角麻木、顴骨高聳、眼角明顯疤痕、下頜邊緣凹凸不平等問題。
  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儘管韓國是整形大國,但整形外科市場存在諸多問題,比如非法中介要求過高手續費,赴韓整形昂貴的手術費當中相當部分是中介費。此外,“影子醫生”代理手術也是詬病最多的地方,醫院很多對患者進行過多麻醉以隱瞞“影子醫生”操刀。
  咨詢過專家之後,靳小姐和陳女士也紛紛回憶起上當受騙的環節……
   靳小姐回憶說,為她實施手術的醫生是在韓國非常有名的醫生,而極其不專業的術後效果實在難以讓她與這位名醫對等起來。聯想到院方迴避推諉的惡劣態度讓她不得不懷疑是“影子醫生”操刀所致。
   陳女士會英語,在手術後曾和做了手術的韓國人交流,她和我做了一樣的手術,但我的價格是她的10倍,而且韓國人可以分期付款,術前支付定金,術後看到效果滿意了才支付剩餘款項的。
  法律專家
  跨國糾紛維權難度大
   廣州市大同律師事務所主任朱永平認為,三人的整容維權屬於跨國民事糾紛。如果雙方在手術前有簽訂合同,合同註明允許在出現糾紛時,可以選擇國際法解決糾紛的,那麼原告和被告可以選擇一個第三方訴訟地,比如香港或者中國內地。遺憾的是上述三人均沒有意識到跨國整容可能出現的意外,並未事先做好這方面的工作。因此靳小姐等三人維權的難度會更大,受害者只能在領事館的幫助之下,爭取更多的簽證時間,在韓國通過司法途徑維權,沿用的也只能是韓國的法律。
   朱永平說,這些案例給有意赴韓整容的人帶來警示,整容前最好在律師幫助下,跟美容機構先簽訂詳細的合同。此外,整容機構最好選擇在中國有分支機構、有法律履行能力的,方便在發生糾紛時進行有效維權。
  美容專家
  整容選專家不要選國家
   中國醫師協會與美容分會會長、廣州美萊院長高建華認為,其實韓國與中國乃至所有國家一樣,有好醫生就存在壞醫生。消費者在求美問題上,選擇的應該是專家,而不是國家。只要技術高超,具有行醫資質,是哪個國家的反而不那麼重要。赴韓整形確實存在幾個客觀問題,一是距離,長途跋涉造成抵抗力下降,感染幾率增加,術後匆忙返國得不到很好的休息,不利於身體恢復;二是信息不對稱,在單身赴韓的情況下,身處異國與醫護人員溝通困難,很容易因為言語問題而導致信息不對稱情況。因此,消費者切勿盲目受韓劇誤導,衝動赴韓整形。
   對於如何避免遭遇中介的問題,高院長表示黑中介難以避免,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去韓國整形。深受黑中介之苦的陳女士也建議千萬不要找中介,在金錢的誘惑下韓國的中介行業十分混亂。如果一定要去韓國整形,最好自己花時間去瞭解、翻譯所有信息。 編輯:小紅  (原標題:演員赴韓整容變毀容 維權反被醫院控詐騙犯)
創作者介紹

Vera

or56orsd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